浙江体彩网

                                                  来源:浙江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07 16:34:35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中国任何一个工业在技术上的长足进步都是由于该工业领域出现了竞争性企业。中国TFT-LCD工业的发展机会也是由中国竞争性企业的出现和成长所带来的——虽然京东方也是通过获得外国技术而进入TFT-LCD工业领域的,而且它获得的技术以及随后掌握的技术(如北京5代线)都不是当时最先进的,但它以竞争性企业为组织形式的高强度技术学习最终使中国获得了可以向技术前沿挺进的能力基础。

                                                  事实上,仅仅是因为TFT-LCD工业的技术进步速度,就没有任何国家和地区可以依靠“转让生产线”式的“产业转移”来发展这个工业。因此,虽然全球化的条件使技术知识和信息高度流动,但利用这些知识和信息而实现发展仍然只能依靠通过学习而获得的自主能力。

                                                  对于发展TFT-LCD工业乃至其他高技术产业来说,政府的作用之所以重要,还因为现有的政策体系和体制并不适应以中国竞争性企业成长为主要动力的产业升级的需要。只有政府自己采取目标明确的行动,才可能改变旧的并创造出新的政策体系和管理体制。

                                                  因此,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总目标的产业政策,应该以鼓励、鞭策、支持和保护中国企业的技术学习和创新为核心内容。政府应该做得更多的是围绕这个核心内容发展政策手段和改革管理体制,而不是热衷于上新项目,更不能把新一轮引进当作调整产业结构和产业升级的主要手段。只有这样做,政策的重点才能从重新分配现有资源/能力转向促进新的产业活动和经济成分的增长上,才能有效地促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人均国民总收入不断迈上新台阶,总体上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本世纪以来,我国经济持续保持较快增长,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接近100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经济总量大幅提高的同时,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也不断提升。2000年,我国人均GNI只有940美元,属于世界银行根据人均GNI划分的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行列;2010年,我国人均GNI达到4340美元,首次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标准;2019年,我国人均GNI进一步上升至10410美元,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高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9074美元的平均水平。世界排名位次明显提升。2000年,在世界银行公布人均GNI数据的207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排名仅为第141位;2019年,在公布数据的192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上升至第七十一位,较2000年提高70位。

                                                  恩格尔系数明显下降,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2019年,我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8.2%,连续八年下降,已达到联合国20%—30%的富足标准。随着小康社会建设不断推进,我国居民物质生活水平持续改善。主要耐用消费品拥有量明显提高。2019年,全国居民每百户洗衣机、电冰箱(柜)、空调拥有量分别达到96.0台、100.9台和115.6台,每百户家用汽车拥有量达到35.3辆。农村基础设施大幅改善。2017年,我国农村享有基本饮用水服务人口比例和享有基本卫生服务人口比例分别达到86.2%和76.4%,高于85.6%和61.6%的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2018年,农村地区通电率达到100%,高于87.2%的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最早开发液晶显示技术的美国企业没有能够实现产业化;虽然日本企业进入这个技术领域是从购买美国企业的技术许可证开始,但其却是依靠自主的开发和创新才使新技术产业化的;虽然韩国企业毫无疑问地“学习”了日本企业的技术,但两国之间没有“产业转移”——韩国企业是以自主能力成长和进取性投资战略把液晶工业推进到电视时代的;中国台湾的企业进入这个工业领域的重要条件是日本企业同意“转让技术”,但台湾企业能够利用这个机会而使液晶工业崛起的必要条件,还包括它们在此前所做的准备(包括半导体工业的能力基础和工业技术研究院的研发活动),特别是在进入该工业领域后所采取的进取性投资战略。

                                                  政策思维转变和机构重建是政府为积累知识而进行学习的前提条件。政府的学习也是组织性的学习,需要与工业的实践互动,需要系统地积累知识和经验,需要试错。产业政策的有效性必须建立在工业特定甚至企业特定的知识基础之上,不仅因为每个工业都有自己的技术轨道和竞争,还因为技术和工业竞争条件永远处于变化之中。产业政策的微观特性对政府知识和能力的要求是更高更多,而不是更低更少,所以政府能力的增长与竞争性企业的成长都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不可缺少的要素。

                                                  中国TFT-LCD工业为中国如何才能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讨论提供了一个生动的、正在发展中的案例。在本报告结束时,我们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角度,概括出中国TFT-LCD工业发展历程对于思考技术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四点教训。

                                                  第二,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直接动力是中国竞争性企业的成长,所以支持这种成长应该是产业政策的核心。